热门app榜黄

热门app榜黄 “秦市长,很抱歉,台里临时有安排,让我今天必须赶回去。我来就是想和秦市长道别的。”

秦潜面色平静地看着黎美娴,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黎美娴惊了一下,“秦市长已经知道了?”

秦潜点头,“电视台给我的秘书打了电话,人员调动的事情,我一早就知道了。”

秦潜突然对门口招手。

黎美娴回头一看,脸色顿时发生巨变。那是和她一个栏目组,两人性别不同,但是处于竞争关系的白树。今年三十三岁,也算是栏目组的台柱子。

新闻栏目组有意开一档访谈类节目,主持人就在她和白树之间选择。

两人算是直接对手。

黎美娴咬牙,什么都明白过来了。

一定是白树在搞鬼,白树想要抢节目,于是给领导打小报告,害她被临时召回去。

黎美娴咬牙切齿,不过转眼又恢复了平静。甚至还露出了微笑,主动挥手,同白树打招呼。

“白师兄,没想到你来得这么早。”

清纯芭蕾舞少女演绎天鹅湖户外唯美动人写真

黎美娴一副我什么都知道,你别想瞒着我的态度,看着白树。

两人都毕业于传媒大学,白树比黎美娴高了几届。两人都是优秀毕业生,全额奖学金的获得者。都是一毕业就顺利进入电视台,被台里重点培养。

可以说,这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点,不可避免的,两人也成为了竞争对手。

黎美娴仗着性别优势,后来者居上,这两年狠狠压了白树一头。

黎美娴万万没想到,白树会在这里摆她一道。

白树含蓄一笑,轻轻松松化解黎美娴的攻势。

“美娴,你真的越来越漂亮了。莫非是谈了男朋友,有了爱情的滋润。”

白树打趣道。

黎美娴打了下白树,娇嗔道:“讨厌,师兄明知道我找不到男朋友,你还开我玩笑。”

白树笑道:“那是因为美娴师妹,你要求太高了。你只要把要求稍微降低一点点,我保证追你的人能从电视台排到五环外。”

“师兄还是这么会说话。以前总听教授说,师兄是最懂语言艺术的人。”

白树韩笑看着黎美娴,“师妹谬赞。说到语言艺术,我可比不上师妹。师妹来到电视台,短短几年,胜过我奋斗十年。师妹可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。”

黎美娴抿唇一笑,“师兄,你真会开玩笑。”

秦潜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个人打机锋。

白树可不敢将时间都浪费在黎美娴身上。

他赶紧伸出手,“秦市长,我是白树,台里派我来跟踪采访。秦市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。”

秦潜和白树握了握手,“还没吃早饭吧,坐下一起吃早饭。你们台里在这个时候选择将你派过来,你的能力肯定不错。好好干,我看好你。”

“谢谢秦市长。”

白树心情很激动。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。

机会究竟是怎么降临到他的头上,其实他自己也很懵。

不过机会既然来了,他肯定会牢牢抓住。

白树抓住机会,趁着吃早饭的时间,同秦潜攀谈起来。

李黎美娴在旁边看着,气得咬牙切齿。偏偏面上还要带着笑容,装出认真倾听的模样。

一餐早饭,吃得黎美娴心肝脾肺肾都在发痛。

好不容易早饭结束了,黎美娴起身的时候,差点跌倒。

本指望着秦潜能够扶她一把,好歹抚慰一下她。结果秦潜假装没看见,带着苏秘书走了。

白树扶住黎美娴,“美娴,你没事吧?”

“你放开。”黎美娴表情凶狠地盯着白树。如果眼神能够杀人,白树至少已经死了一百回。

白树笑了笑,风度极好的收回手,“我放开了。”

黎美娴嘲讽一笑“少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装好人。抢了我的机会,你是不是很得意?白树,我告诉你,你能抢走我一次机会,你代表你还能抢走我二次机会。这一次,是我败给你。下一次,你给我等着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白树似笑非笑地看着黎美娴,“师妹,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。你以为你突然被调回台里,是我害的?我能有这本事,还能被你打压这么多年?黎美娴,动动你的脑子,这件事是我们这个层面的人能左右的吗?”

黎美娴紧张地盯着白树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想说什么?”

白树笑了笑,“师妹,我好心你提醒你,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?”

黎美娴微微眯起眼睛,“你少给我转移话题。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人。”

白树笑笑,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得罪了人,我哪里知道。找只知道,昨晚台里临时开会,做出了这个决定。根据我打听到的消息说,以后类似的采访,都不会派你出去。因为你不够稳重。”

黎美娴脸色煞白,差点跌倒在地上。幸亏身后是椅子,给了她一个缓冲。

黎美娴抓着椅子扶手,“你胡说。”

白树说道:“打电话到台里问问你的人,问问他们我说的是不是真的。大领导亲口说你做事不稳重,这可不是我瞎编出来的。美娴师妹,你难不成动了不该动的春心,得罪了哪位领导夫人?”

;黎美娴气急败坏,“放屁!你不要造谣,根本没有的事情。小心我告你诽谤。”

白树摊摊手,“我知道的就是这些。你不信我也没办法。总之,这次的事情不是我做的,我也没那么大的本事,让大领导亲自发话,将你撤换下来。”

黎美娴哼了一声,“你别得意得太早,我们走着瞧。”

她踩着高跟鞋,像一只骄傲的母鸡,离开了餐厅。

白树嘿嘿一笑,不出意外,黎美娴即将被打入冷宫。

就算黎美娴法力通天,能够打通各处关节,复出主持节目。到那时候,物是人非,节目组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。

黎美娴,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。

黎美娴心惊胆战地回到客房,脸色煞白煞白。

她赶紧给电视台的好姐妹打电话打听消息,消息却让她绝望。

台里叫她回去,暂时做幕后。其实就等于是将她冷藏,封杀。

在最好的年纪,被冷藏封杀。几年后再付出,那时候她所有的优势都没了,台里有了更多更好更美的新人,哪里还有她的位置。

让她做一辈子幕后,她怎么甘心。她生来就该站在台前。

黎美娴咬咬牙,重新振作起来,提起行李箱,坐上最早的一班飞机回京州。

秦潜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苏秘书来到他身边,悄声说道:“秦少,黎美娴已经回去了。”

秦潜微微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秦潜坐上车,前往开发区考察。

裴二早上起来,头晕。

昨晚宿醉,今天就难受了。

裴二直接打电话告诉公司助理,没事退朝,有事下午上奏。

之后就挂了电话。

裴二洗了个热水澡,稍微清醒了一点,勉强吃了点早餐,就摊在沙发上,不乐意动弹。

先和倪音通了一个电话,两人在电话里腻腻歪歪的。

倪音柔媚地嗓音传入裴二的耳朵里,酥酥麻麻,感觉耳朵要怀孕了。

倪音说道:“你要注意身体,知道吗?下个星期,我爸妈就会来京州,商量我们的婚事,你可要好好表现。”

裴二调笑道:“怎么个好好表现?要不要现在我亲身给你示范一下。”

“讨厌!”倪音咯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两人开车半小时,总算回到了正题。

倪音问道:“你爸妈不会反对我们的婚事吧。”

“当然不会。你放心吧,我爸妈都是极为开明的人。知道你是医学院的学生,他们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。”

倪音掩着嘴,得意地笑了起来,“下个星期我爸妈过来,你约个时间,让两边家长见个面。这件事你可不能忘记。”

“不能忘记,今晚我就和我爸妈说。”

裴二和倪音结束了通话。

这个时候,裴二来了精神,打开电脑,开始打游戏。

裴副院长早上开了两个会,开完后,基本上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。

吃过午饭,下午又是科室会议。、

来了两个身份极为重要的病人,裴副院长亲自出面接待,安排住院等等琐事。

忙到快要下班的时候,终于得了一点空。

裴副院长坐在办公桌前面,查看邮件。每天也就是这个时候,还有晚上才有时间查看邮件。

邮件很多,裴副院筛选了一遍。

其中有一封邮件,标题写着倪音私照。

裴副院长一看,直接删掉。

什么乱七八糟的,他的邮箱里咋么会有这种邮件。难不成是有人恶作剧。

裴副院长继续看别的邮件,只是心里头有点不安宁。

倪音私照?

裴副院长戴着眼镜,犹豫了一会,从垃圾箱里面找回了那封邮件。

点开,就是照片。

监控截图,倪音和个男人在一起。

看样子男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儿子裴二。

裴副院长心里头咯噔一声,试着点开链接。

一个完整的视频,还带声音。

接下来,裴副院长被年度狗血喷了一头一脸,脸都发绿了。

他的儿子不仅被戴了绿帽子,而且孩子还有可能不是他的。

裴副院长气的脸上肌肉都在发抖。后面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,简直让人恶心欲吐。

他神情激愤地抓起桌上的电话,“把倪……不,没事了。”

裴副院长挂了电话。这件事他不能出面,所以他不能将倪音叫来。

裴副院长直接给配二打电话,“你人在哪里?”

“爸,你找我什么事?”裴二正在家里打游戏,已经打了一天。为了打游戏,都没去上班。

“不管你现在在哪里,马上,立刻,给我滚过来,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
裴副院长气的心肝痛。

裴二抓抓头。

老头子发话了,那他就过去一趟。正好看看倪音,晚上一起吃饭,然后找个有情调的地方,嘿嘿……

裴二开着车来到医院。

倪音在门口等他,“你在电话里说院长找你,有说什么事吗?”

裴二先在倪音嘴上亲了一口,“估计是谁在老头子耳边告状,说我一天都没去上班。”

“你也真是的,一天都不去上班,院长肯定生气。”

裴二笑道:“我这不是来给老头子负荆请罪嘛。”

“请罪就要有请罪的样子。你赶紧去见院长,不要让院长等久了。”

“知道,老婆大人最好了。”

裴二和倪音分别,来到行政楼。坐上电梯,来到顶楼。

裴二走进办公室,“爸,你叫我过来什么事?”

裴副院长表情严肃地盯着他。

裴二见状,心里头叫了一声好惨,老头子这是要发飙的节奏啊。

裴副院长深吸一口气,“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和倪音结婚?”

“难道还有假的。倪音已经怀了我的孩子,我总不能不负责任吧。爸爸,你不是总教育我,要做一个负责任的人,你现在不是想反悔吧。”

裴副院长冷哼一声,“你可以娶任何女人,唯独不能娶倪音。”

“为什么啊!”裴二一脸不高兴,也没将裴副院长的话放在心里。

裴副院长严肃地说道:“没有为什么。我要你不准娶她,你听到没有。”

裴二皱了皱眉,“爸爸,倪音不会是你的私生女吧。你突然发现我和他是兄妹,所以你连个理由都不肯给,就直接命令我不准娶她。你先别打人,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。两个人相爱,遭遇了家人的反对,家人却说不出反对的理由。直到造成了悲剧,男女主人公才知道彼此是兄妹,他们不能做恋人。爸爸,这么狗血的事情,应该不会发生在我和倪音的身上,对不对?”

“你这个混账东西,竟然拿你爸爸开玩笑。”

裴副院长气得七窍生烟,抄起桌上的笔筒就朝裴二打去。

裴二一边躲,一边嚷嚷,“爸爸,你这是被我说中了真相,恼羞成怒吗?”

“你给我闭嘴。我不让你娶倪音,是为了你好。”

裴二翻了个白眼,“那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。一边说随便我娶谁,一边又说我和倪音不合适,还不肯给一个理由。爸爸,你让我怎么听从你的话?我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,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。”

“你这个不孝子。”

“是是是,我不孝。我们家就老大最孝顺。爸爸,你不给我一个理由,我是肯定要娶倪音的。你就等着抱孙子吧。”

“又不是你的种,我去哪里抱孙子。”

裴副院长气急败坏之下,终于将真相吼了出来。

裴二脸色微微一变,笑着问道:“爸爸,你在开什么玩笑?什么叫做不是我的种?不是我的种,那能是谁的种?”

裴副院长揉揉眉心,“你登录邮箱,看一看有没有一封叫做倪音私照的邮件。里面有你想知道答案。”

裴副院长很心塞。不管是谁发来的邮件,这封邮件不可能只发给他一个人,裴二肯定也收到了。

不过这小子打了一天游戏,也没上网,肯定不知道邮箱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封这样的邮件。

裴二不明所以,不过还是听话的拿出手机,登录邮箱。

邮箱里有十来封新邮件,其中一个标题果然写着倪音私照。

裴二朝裴副院长看去。

裴副院长说道:“你先打开看看,然后我们再来谈这个问题。”

裴副院长很心塞。看了儿子女朋友的床照,求心理阴影面积。

邮件里面两张截图照片,已经上裴二变了脸色。

当他打开视频链接后,裴二脸都绿了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亲耳听到,裴二说什么也不相信爱他爱得死心塌地的倪音,背着他的时候,竟然是个婊子。还是个心机婊。

“贱人!”

裴二像一头困兽,愤怒到想要杀人。

“贱人,贱人,贱人!我要去找她。”

“你给我站住。”裴副院长将裴二叫住。

“你去见她做什么?吵架吗?还是打架?你别忘了,她现在是个孕妇。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,你都不能对一个孕妇动手。”

裴副院长怒吼裴二。

裴二怒吼,“那我怎么办?就眼睁睁看着她给我戴绿帽?”